河源市第二届微电影节

狗万待处理

我为什么要拍《活着》

UPTATED:2015/11/7 11:45:58 | 分类: 媒体报道

我为什么要拍《活着》

2015113日是影片《活着》在优酷全国首推的日子,这一天对我有着很重要的意义,当我在优酷的首页看到影片《活着》海报的时候,内心的确有点激动,尽管这只是走向电影梦的一小步,但就这一小步却经历了许许多多,倘若没有对梦想的那份执着,倘若没有身边这么一群朋友支持着,我想这一小步怕是举步维艰了。

 

家乡情愫让我踏上了归途

 

我忽然想起当时做出的那个决定,为了这个决定我一直坚持到现在。

 

2009年我在北京拍戏的时候听到一个让我忽然有一种归属感的消息,第23届世界客属恳亲大会将在河源举办,听到这个消息后,我感到十分的自豪,因为我就是来自河源紫金的客家人。


在外面剧组拍戏的时候,同事间问起我是哪里人,我说是客家人,他们就立刻凑上来饶有兴趣地说:“听说客家人好客,勤劳,朴实,连女人都能顶起半边天!”但很多人也表示不太清楚客家人是什么样的一个群体,更不用说属于客家地区的河源又是在哪个地方。说实话我对“客家”理解是很表面的,从来也没有长辈或老师告诉过我客家的历史,根源,形成等等,而我只知道自己是一个客家人。所以,当听到将在河源举办世客会的消息后,心里更是萌发了拍一部关于“客家人”电影的想法,我需要回去深入去认识“客家”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客家、了解客家。

 

当暗下决心之后的我便收拾好行囊,自北向南,回到了这座我老家紫金县所在的城市—河源。2010年,我在河源成立了“天谊影视策划有限公司”,至今我还不能忘怀拿到营业执照时的心情,那种感觉和我2001年第一次出远门闯影视圈一样,既忐忑不安,又激动兴奋。但是,我非常清楚我接下来要走的路,一切都要重新开始,前方未知,即便是披荆斩棘也要闯出一条通往客家电影梦想的路!

 

走出山区到大城市发展,做一个成功的人,曾是我这个在客家山区长大的孩子的梦想,也是我家人的愿望。可是,在离开家乡十余年后,我最终却选择了回家,选择在这里重新出发!

 

在梦想与现实反差中前进

 

在河源的这六年时间里,我深切地体会到了梦想的丰满与现实的骨感,影视文化在河源基本上如同荒漠,一切都要从零开始。而其中艰辛的付出与收获是绝对不成正比的,于是接踵而来的不是丰收的果实,而是质疑、嘲笑、否定、逼债,但也有鼓励、支持、认可、包容,这些感受在我的生活中反复的出现,从委屈到接受,再到感恩,我在一次又一次的挫折中成长,更加坚定地朝自己的目标和方向走去。

     

其实人活着就是一种选择过程。我选择了回到家乡创业,很清楚将要面对的困难是什么,我相信人生的挫折和困境是时常伴随左右的,所以我没必要懊恼,没必要委屈,我要学着去接受它,直视面对它,想办法改变它,最后,一切都会变好的。

 

众人出力助推客家电影梦

 

这次拍摄《活着》是缘起一部大家非常熟悉的影片《当幸福来敲门》,我反复的看了好多遍,被故事里面的男主角带着他的孩子面对生活中的挫折与苦难勇敢面对努力奋进的精神深深触动。于是让我有了拍一部相关题材影片的念头。这个念头一动就是三年,但一直因为各种原因而导致拍摄计划不断搁浅。


2011年,在拍摄电影《敦煌传奇》的时候认识吕颂贤,当时他跟我说他也是客家人,希望有机会拍摄客家方面的影片,而我也一直想做客家电影,于是我们就有了一个共筑客家电影梦的约定。

      

2015年,终于在河源华达万福公益基金会的支持下,投资了部分资金让我们启动了微电影《活着》拍摄筹备,在我的好兄弟兼编剧及监制——刘崇昱(白帆)先生共同努力下,经过几个月的大纲构思和反复沟通后与《活着》主创团队达成共识,创作出了这部《活着》的微电影剧本,而我的夫人兼制片人——雷珂珺,则通过各方资源不断在外寻求合作商家及拍摄赞助,一点一点拼凑拍摄费用,经过长达近5个月的筹备,在很多朋友和商家的信任支持下,影片《活着》于814日顺利开机拍摄,摄影师团队、化妆指导及后期制作公司都是影视圈中的好友不辞辛劳前来帮忙支持的,对此,心中感恩之情实难言喻。

 

“看菜捧饭”的拍摄过程

     

因为拍摄资金有限,费用支撑拍摄的时间只有四天,而在这四天里把剧本中所有情节顺利拍摄完成并非易事,我必须要在现场不断的调整和修改保证工作顺利进行。

 

在拍摄这部影片过程中,也发生了一些有趣的事,因剧情需要,有场戏要在老城水果街进行拍摄,当晚车水马龙,好奇的人们里里外外围在一起围观我们拍摄,对我们工作造成了影响,而在这个时刻出现了一群警察,问清楚情况后,现场马上给我们做起了安保和疏导交通等工作,这一举动让我们十分感动!

 

当在拍摄男主角李森落魄到租赁老屋里的场景时,房客临时坐地起价加收我们的费用,限时不让我们拍摄,被迫无奈的我们少拍了很多我们想表达的画面,不过我也理解他们,毕竟大家都不容易。

 

还有一场戏在拍摄早餐店的时候,为了拍出市井的味道,用起了在吃早餐的顾客演群众演员,他们听说我们是来拍戏的,而且免费请他们吃早餐,大家都十分高兴,有一个客人还现场点了小酒吃早餐,到了拍摄结束一买单我们都傻眼了,怎么这么贵?而且还有人没拍完就走了,因为他们其中一些人都要上班,所以导致后面的环境人物戏连不上,很多镜头也拍不了,我知道这是因为前期工作准备不充分导致的。

     

在拍摄期间和后期制作中,我也看到很多剧情方面中的不足和不合理,不过大部分都是在我的意料之中的,一切都是因为准备工作不充分导致的,所以这次的拍摄是一个很好的学习经验。

     

感谢支持、感谢批评、感谢关注

 

成片初稿出来后,为了听取更多人对影片的意见,组织了数次小型试映,我邀请了黄玉逵(逵哥),车台长和各界朋友们对成片初稿进行了试看,收获了许多宝贵的意见,根据现实情况下针对部分意见进行调整,力争在首映前尽可能地去完善这部影片。

 

经过修改调整后的影片终于在1030号于中影国际影城举办了首映礼,中影的工作人员用行动支持了《活着》首映礼的影片调试,影厅播放,现场协调等等工作,就连曾经被称为“河源四大才子”的前辈也同台亮相支持这部河源本土影片《活着》。我真的很感恩这么多帮助我的前辈们、朋友们以及每一个支持我们的人。廖曙辉主席来参加首映时还赠予我一本非常珍贵的书——《我的电影艺术观》,这是王为一导演用毕生电影心得创作而成。并勉励我坚定对电影的发展的路线及目标。

     

也十分感谢黄玉逵(逵哥)这么给力地支持和关爱我们这群勇敢追梦的年轻人,并用行动感召了这么多艺术家前来观影交流并指正,这是我莫大的荣幸!

 

首映过后,很多朋友发表了关于《活着》的影评,我十分感谢大家的肯定与支持,也十分感谢一些朋友的“拍砖”,因为这是对我的鞭策和警示,我也深知其中的不足,我需要加强学习,加强历练。

 

这次影片《活着》得到北京年轮映画和优酷的大力支持,看完这个片子之后双方一致同意通过优酷首页推荐这部影片,因为当下这个社会真的需要正能量的声音。于是这部河源本土温情励志影片《活着》在优酷上线至今已达28万观影人次,网络评分从7.2上升至8.1


这部影片得到大家的包容和支持,让我更加有信心做客家电影,更加有信心留在河源,再次从河源出发,拍出更多更好的客家电影,但这个梦想是需要大家一起努力一起合作才能完成的。我也会更深入学习了解客家文化,通过电影传递出更多的客家情怀和客家精神!希望明年能筹备拍摄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电影!也希望河源能在政府、企业和商界及民众的支持下,兴建客家影视城,让电影和文化,经济,旅游,品牌完美结合,真正意义上实现电影文化产业。

 

这个成片能拍摄顺利真的要很感谢团市委领导的支持,还有宣传部,文广新局,城管局,供电局等部门的大力支持以及商家的支持,因为有你们的支持和帮助,这部片子才能顺利和大家见面。衷心的感谢每一个帮助过我们的人!

 

活着,在我的生命意义里,我就是为这片承载着我的爱与梦的土地而活着的。

 

PS:《活着》首映至今差不多一个月时间了,一直想和大家说点什么,可是文笔有限,时间也比较不充裕,但还是断断续续地把我想说的一字一字地敲出来,表达不好,还望大家海涵。